山水一程

追星少女。热爱原耽。

丢个存戏

*原著128

千言万语被他满腔苦痛堵在了喉头,苦闷忧愁如一泓醴泉辣酒泼洒心口。被他一言之中包含的情愫给予锥心之伤,垂下鸦睫掩去思绪。伸手本意欲将他拉至怀中轻拍卸去些许抑郁,没料到竟是稳如泰山般纹丝不动。心下难抑制心疼之情坐在身旁冥想不语,看着他放声大哭几尽状似山河同悲。

而耳边除了他悲戚的哭声,更多的是震耳欲聋地火炮隆隆,鹰甲滑破长空带出的声声刺鸣。听完传令兵的消息吩咐照旧执行,方一回头便迎上他泪痕未干的脸面。

简直要命。

理智被这一副委屈的面庞打败顿时丢盔弃甲溃不成军,柔声细语低言相哄,被人反槽后低声叹息,复又从善如流地压低声线对他开口,“心肝过来,给你把眼泪舔干净。”

而自己不及等到人反应硬撑着身子扶着床榻起身,腰部酸软吃力使不上劲头。颤颤巍巍强忍疼痛翻身下床,只听一声脆响钢板撞上塌头,“嘶”的一声抽气,感觉浑身几乎要分崩离析。直疼得青筋乍立冷汗淋漓,呼吸急促碎发飘动。却还是稳稳地把迎过来的他抱了个满怀。心下暗暗松了口气,安抚性质地拍了拍他的紧绷的脊背,“给我抱一会,太想你了。然后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,好不好?”

知晓他内心满腔委屈愤恨,知晓他百般忙碌只为早日奔赴一个位于前线的人,知晓他满脑子的对自己百般伤痕的愤懑,报喜不报忧隐瞒事实的不满。索性将所有的话语化为一个拥抱,用臂膀去搂住一个少年郎心头血汗泪不落空。

在炮火下深拥,硝烟中对视。

于是微侧面颊,将唇附于他脸上,认认真真啄吻了一下。作为堂堂大将军的确是说话算话,一路顺着沾湿的泪痕流连下来,不留任何余地的尽数舔吻干净。最后停留在了略带咸湿气味的颤抖的薄唇之间。稍微停顿片刻,舌尖撬开他的唇缝滑进去。

余下动作,被炮火喧天,遍空鹰唳止住。

回应完又一个玄鹰的问题后抬眸迎上他的眼神,颇为无奈地笑笑示意他别太介意。
坐在床榻上任由他补衣缝裳却没有半分使唤皇帝工作的意思,见人动作半晌后补问一句倒出许久之前便想问的问题,“你苦不苦?”见他又是热泪盈眶,手上动作不稳便明白一切。而他回问一句累疼不疼,让自己默然半晌,终是把所有的话语全数实言拖出,复又意味深长的补充一句,“没看见你哭的时候疼,我能做一辈子噩梦。”

将腻歪发麻的语句说完后,敛了心思,沉眸开始给他条分缕析剖析对西洋舰队的研究发现,一字一句,而眼前又浮现过去种种丰功伟绩的时候,*又成了那骁勇独闯叛军、以少力压多数匪徒,平西定北、落子江南的大将。
*又一次看见边城大漠如血的落日,玄鹰的身影时而飞掠而过,像一条拖着白虹的金乌,远近黄沙茫茫,平林漠漠。
时隔二十年,再一次懂了什么叫,“为将者,若能死于山河,也算平生大幸了。”
家国一天下,我安定侯,就是为了平定天下安宁而受命的。

战斗终于结束,本是勉力强撑的身子已经被耗尽了所有精力,正要泫然欲睡时,被他扳过下巴追问遗失的信上的内容是何物。
低眉浅笑,附耳在他身侧,一字一句,字字铿锵,包含金玉雕琢的感情,剖开内心的表白——
“给你……一生到老。”

大将军一言九鼎,战无不胜。

山河飘零已度过,河清海晏时,要和你,天长地久,至死方休。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