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水一程

追星少女。热爱原耽。

丢个赵云澜自戏

#原著54章  功德笔

天地幽暗,狂风猎猎。

是月明星稀,光华寥寥。是戾风阵阵,墨染爿天。是阴气腻湿,泥血夹苦。是黑云压城,是风雨欲来。

手指敲打窗框凝视无边夜色,敛眸仍旧可以描摹部下的天罗地网般符咒。视线之中清晰可见所着一身浅色衣物的沈巍,嘴角勾出一丝笑意。

唉,不愧是我选中的男人,又好看又厉害。

内心得瑟选人眼光,自己在心里为自己石中挑玉的神眼自鸣得意。半晌后清咳一声以抑躁动情绪,默不作声继续从暗处窥察其余各人行动,一切都稳定就绪,平稳运行。

等等,不对!

只见原本可控的冲天而起的污浊黑气陡然愈来愈大,嘶声低沉,竟把天色涂的越发岑寂。

双手遽然推开窗棂,反手抽出别在腰间枪支。无需过多凝视,甚至不需要思考,三发子弹顷刻出膛,笔直冲向目标。

命中!

微舒一口气息将烟点燃舒缓神经,明明灭灭,昏惑幽暗。就知道是林静那处出了点小差错,应该是念经进行超度转化中怨灵不堪这法术。

笑话,真以为什么都可以超度?这种怨灵,必然生前仇怨深重,恶毒的怨意凝成了粘稠的浓液。若不是这样,不然谁闲的没事在大过年的投毒伤害无辜路人。更何况起刀落暴力执法简单又快捷,此时何须抱有什么慈悲为怀,引渡苍生的心愿。要是物物都可超度,镇魂令特别行动处都形同虚设了。眉弓稍沉,目光恣肆,低声骂他,“真他妈是念经念傻了。”

只听见洪钟般轰鸣伴随风声席卷而来,只见黑气猛袭林静原先方位。碎石崩裂,直溅三尺。暮云叆叇,腥风铺面。黑影蹀躞,遮天蔽日,血流成河。黑影卷进蟒蛇之口,人影伴随着黑气开始弥散。铃声噌吰,声响直逼敲钟击鼓声。俶而黑影静止悬浮,人影霎时明了。

是时候了,该收网抓住这条大鱼了。

蓦的摁灭烟头,厉声吩咐,“祝红,躲开!”话音未落只见猫伴随巨蟒坠地,强大冲击迫使玻璃犹遭霹雳般破碎。躬身拉起祝红,缓步走到黑影面前站定。

接下来是例行公事,结束这起该死的荒唐的投毒案件。大过年的,老婆孩子热炕头不好吗。这些怨灵,烦死了。

“镇魂令。你死了以后不好好找地方投胎,大过年的,跑出来投毒做什么?”

预见此间黑雾掐喉情况,长鞭从袖口出鞘,卷住怨灵一只巨手,简单控制局面让其动弹不得。戾气挺大的,爆发出的力量堪称惊人。真不知竟是何种前尘往事让怨恨如斯。一边和鬼影僵持不下,一边匀神倾听周边声音。知晓祝红脾性,知晓林静手段。及时冲这假和尚一挥手推拒他的灯油,然后全力凝神对付敌手。

镇魂鞭回收,黑气冲破窗口构成幻影咄咄逼人,声色呜呜然,如泣如诉。形势仿佛刹那间敌强我弱。冷哼一声,脑海里迅速跑马回忆《魂书》中阴兵斩驱动方法。

阴兵斩,以血和铁为媒介,以恶意催动。怨念至恨,恶意至凶,两厢触碰,无疑是以毒攻毒。

人间最有杀伤力的,不是核能导弹,不是兵器技法,而是人心赤裸裸的恶意。

步伐向后挪动流出安全距离。双手平伸到身前,右手执刃径直割破摊开掌心。汩汩红血流进凹槽,继而停滞不动。

看来有戏。

阖眸半晌,在抬眸眼中已是杀意沉沉。低眸嗤笑一声,睫羽虚覆,微敛眼睑以掩磅礴的恶意上涌。眼底血红赤裸昭示心中所想,如恶魔深陷囹圄,如恶鬼降世。

以恶止恶,以杀止杀,以毒攻毒。管你是地狱阎罗,九泉幽鬼,我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。我倒要看看,是谁更为凶险。

我要这阴兵百鬼,地狱猛禽,要这孤魂野鬼,恶意恨怨,以血铁为契,为我所用。

微阖双眸深吸口气,舌尖抵住上颚稳住平缓气流,启唇沉声阴冷钝哑。

“九幽听令,以血为誓,以冷铁为证,借尔三千阴兵,天地人神,皆可杀——”

一字一顿,一语一杀。刀上凝血骤然变黑,铁兵冷器破墙而出,盔甲峥峥,白骨战马,拖朽刀兵,山呼海啸般从墙壁奔涌。

我要你死在三更,你便活不了五更。

评论(5)

热度(10)